赴美上市後的鬥魚最大的難題在哪兒?
商業新知 2019-07-18

赴美上市後的鬥魚最大的難題在哪兒?

在經歷一系列波折後,國內直播巨頭鬥魚最終在納斯達克掛牌,成為直播平臺上市大軍的最新一員。在本次IPO中,鬥魚發行67,387,110股美國存托憑證(ADS),募集7.75億美元,若承銷商完全行使超額配售,最高融資8.89億美元。
 
加上此前早已登陸資本市場的9158、YY、虎牙、陌陌、映客等,至此,直播行業的現存大半玩家都已投入二級市場的洪流之中。
 
然而此時,直播行業卻早不似當年“千播大戰”那般繁榮模樣。


今年3月,一度居於行業第三的熊貓直播驟然關站,包括王思聰、周鴻禕在內的股東均對此保持沉默,無情揭開了這一行業的殘酷之狀。個中緣由,正是在於直播平臺遲遲無法創造正向現金流,加上一級市場面臨寒冬無力輸血,令無錢可燒的直播行業從風口跌落。
 
盈利,幾乎成了整個直播行業的難題。而作為行業龍頭的鬥魚,同樣難以獨善其身。
 

鬥魚是目前中國最大的遊戲直播平臺,平臺的直播內容主要以電競遊戲為主,其他也包括星秀、旅行和ACG。覆蓋了英雄聯盟、爐石傳說、王者榮耀、絕地求生等多款遊戲。
鬥魚從A站獨立出來之後,迄今為止已經拿到了6輪融資,總融資額度達到70億元。

這使得他成功突圍2016年到2017年的千場直播平臺混戰,成為國內直播平臺巨頭用戶,就純遊戲直播平臺而言,僅次於已經上市的虎牙。

2014年,鬥魚獲得蔡東青2000萬的天使輪融資。同年,鬥魚直播獲得奧飛動漫2000萬人民幣的天使投資,之後紅杉資本又進行了2000萬美元的A輪投資。在2016年3月,鬥魚宣佈完成1億美元的B輪融資,騰訊出資4億元領投,鬥魚的A輪投資方紅杉資本以及南山資本跟投。

2016年8月,鬥魚又完成了C輪15億元融資,本輪融資由鳳凰投資與騰訊領投,深創投、國家中小企業基金、紅土成長、深圳嘉遠、時尚資本、上海擎承、南山資本跟投。2017年11月,鬥魚完成D輪融資,投資者眾多。2018年3月,騰訊獨家投資6.3億美元。

總的來看,鬥魚融資過程中,騰訊的出資最大,共參與4輪融資,鬥魚已經成為騰訊旗下直播鏈一環,但騰訊投資多處於財務和業務聯繫。
頂級主播貢獻一半直播收入,用戶付費率付費率不到3%

根據7月2日鬥魚更新的最新版本招股書顯示,2019年一季度營收為14.89億元(人民幣,下同),相比上年同期的6.67億元增長123.24%;淨利潤為1820萬元,相比上年同期的虧損1.56億元增長111.67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鬥魚在2019年第一季度實現扭虧為盈。招股書顯示,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,鬥魚的年度營業收入分別為7.87億元、18.86億元和36.54億元;淨虧損分別為7.83億元、6.13億元和8.76億元。

鬥魚的營收主要由直播以及廣告和遊戲推廣收入兩部分構成,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中直播收入在營收中的占比分別為77.7%、80.7%和86.1%,廣告和遊戲推廣收入分別占比22.3%、19.3%和13.9%。

2019年一季度,直播業務營收達到13.541億元,與2018年同期相比增長149.19%;廣告及其他收入為1.35億元,在總營收中的占比為9.1%,首次跌破10%。

直播收入的增加離不開鬥魚對於頂級主播的簽署。招股書顯示,鬥魚在2017年擁有390萬名註冊主播,2018年增長至600萬名。其中他們在2017年與其中2000名頂級主播簽訂了獨家合約,2018年這一數字增長至5200名,大約592名主播擁有超過一百萬的觀眾。

鬥魚對於頭部主播的爭奪快且猛。2017年張大仙離開企鵝電競、嗨氏離開虎牙,先後加盟鬥魚,2018年初,快手著名主播騷白以2億身價加盟鬥魚直播,刷新了《王者榮耀》主播身價新高。而3月底央視對騷白所做的主題為“主播轉會費高達2億,直播與手遊互生發展”的報導,更將其推上了高峰。

半年後,DNF主播旭旭寶寶被鬥魚大手筆簽下,緊接著在2019年初,CF殿堂級選手白鯊也宣佈離開企鵝電競,於2月1日開啟鬥魚首秀。可以看到,從DNF頂級主播到CF頂級主播,兩大遊戲頭部主播時隔半年相繼入駐鬥魚。LOL人氣主播PDD在離開熊貓直播後選擇的第一個直播平臺便是鬥魚。截至2018年12月31日,鬥魚與國內TOP100遊戲主播中的50位簽訂了獨家直播合同,包括8位TOP10主播。其中簽約的48名前職業選手吸引了1.2億名觀眾。

這些獨家主播的直播觀看時間占鬥魚2017、2018年第四季度總觀看時間的65%和63%,並在2018年為鬥魚貢獻了占直播總收入50.3%的收入。

從用戶基數來看,鬥魚依舊是用戶基數最大的遊戲直播平臺,一季度的註冊用戶為2.809億,MAU(月活躍用戶)為1.592億,同比增長25.7%,領先於虎牙的1.238億。

此前媒體也有報導,與鬥魚亮眼的使用者資料相比,使用者付費率並不樂觀。財報顯示,2018年鬥魚的付費率甚至不到3%,這與其他直播平臺的付費率相比還有一些差距。

而鬥魚對於頭部主播的簽約以及內容的引進,也致使它的收益分享費和內容費成本大幅增長。在鬥魚的收入成本中,2018年收益分享費和內容費成本為27.9億元,占比達到79.6%。顯然,挖角對於平臺的資金壓力是巨大的。
 
上一頁
熱門文章
你們渴望學習的聲音,實踐家聽到了!!
決勝復旦大學,實踐家MINI-EMBA!! 全面打開企業家的前瞻視野!!
實踐家中橫徒步挑戰賽第五期!!熱烈招募中!!
DBS 創始人學院,2019全新3.0版正式推出
【人間福報專欄】林偉賢 像海洋般豐富的教育家
整合力=競爭力? 企業家,您是一位有整合力的領導嗎?!
最新文章
【小紅書】線下集合店生存也“不容樂觀”
蘋果、三星的營收下跌,高端機告別狂熱時代
共用充電寶談成功還為時尚早
步入中年的新東方,“下沉”將成為它的關鍵字
小紅書APP被自己養肥的黑色產業鏈拖累下架
奶茶為什麼會成為熱門經濟?原因還得看它的發展史
BROWSING HISTORY
瀏覽過的商品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