擺攤賣菜分分鐘收入過萬,菜販生活你知多少?!
商業新知 2018-09-28

擺攤賣菜分分鐘收入過萬,菜販生活你知多少?!

“走,么女,跟老漢兒出門切買點菜。”
 
清晨七八點,成都金華路上的萬年綜合農貿市場熙熙攘攘,並不寬敞的菜市場潮濕、擁擠、散落著菜葉幫子,還裝滿了紮堆聊天的老人和聒噪的砍價聲。作為這個城市最素面朝天的本色,老成都的愜意、舒適在這裡可以體驗。
  
然而以上場景將成為過去式。

長安米貴,居大不易。我們在城市中求生,月收入多少才能獲得安全感?如今,白領、金領的標準早已重新定義,每個月三五千塊的收入扔到都市生活中根本看不見,靠工資養活自己—太難。

但你知道嗎?很多體力工作者,生活中那些看似“樸素、低調”的灰領和藍領們在收入上早已默默趕超了辦公室一族,比如那些“起早摸黑、腳蹬三輪”的菜販們...他們中大多數人已經月入過萬,你會感到驚訝麼?上班工作累又苦,不如賣菜賣紅薯! 
 
“菜二代”接管生意,高收入不再是個案

沖天蒜、火箭蛋、天價四季豆(120元1斤!)...

這一年來的菜價就像股市過山車一樣讓人揪心,無論你生活在幾線城市,“發燒”的菜價總是時刻影響著我們的生活。最近,大杭州的菜價又有小幅上漲,小白菜賣到5元/斤,韭黃、香菜之類的小眾蔬菜售價均超過10元/斤。

消費者大呼菜貴買不起,菜農又自承沒有賺到錢,高菜價背後到底是誰在獲利?從批發市場到農貿市場,菜價在“最後一公里”如何實現驚人一躍?另一邊,現在農貿市場的很多菜販們不僅開上了車,有些還在城市裡買了房。實際上,都市賣菜族的收入提高早已是一個普遍現象,今天就請從“菜二代”開始聊聊。 

“菜二代”,指的是父母在市場裡經營生意,現在子承父業,出來賣菜的第二代,他們當中有很多80後、90後。和父輩不同的是,“菜二代”的出現意味著,蔬菜攤販這個行業也開始和其他行業一樣,追求更加“合理”的利潤率了。而這個合理,放到杭州這樣消費水準的城市,“月入過萬”恰恰是他們維持城市生活所必須的合理利潤。那麼,我們先看看這些“菜二代”是如何做到月入過萬的?

29歲菜販月入10萬 ,一年擴張30家分店

一身熨得平整的深藍色西裝,內搭黑色襯衫,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,有別于那些常年混跡於充滿市井氣的菜市場的同行,29歲菜販羅清松的氣質與中關村的年輕創業者更接近。
 
2016年底,當周圍越來越多人開始把“互聯網+”掛在嘴邊時,羅清松決定試一試。抱著能增加收入的心態,羅清松辭掉銷售員的工作,成立專賣蔬果的“良廚生鮮”,一頭撲在菜市場,批發、挑菜、擺攤,那段時間,淩晨3點的成都,羅清松再熟悉不過了。
 
2017年7月,良廚生鮮找到餓了麼,開闢了新戰線—線上零售,這給羅清松帶來了意料之外的驚喜。
 
圖為“良廚生鮮”的一處店面。

 
據餓了麼資料, 上線半年,良廚生鮮的外賣交易額超過線下,2018年以來,線上交易額平均每月環比增長60%,並在2月實現環比增長160%。
 
“以前老人到菜市場遛彎,八九點鐘買完之後基本就沒人了,上線後吸引了許多年輕人,也增加了流量高峰期,剛好與老年人逛菜市場時間錯開。”羅清松分析了銷量猛增的原因。
 
迅猛成長的還有不斷壯大的加盟商。2年內,羅清松已將30多家攤鋪收歸麾下,大約每3、4公里一家分店,現已基本實現成都市區全區域覆蓋。“成績最突出的一個分店,線上月交易額已突破10萬元,超過線下成為主要的訂單來源。”
 
隨著店鋪的火箭式擴張,羅清松不用再體會淩晨掙扎起床的生活,分店日常進貨和管理都由店長負責。但羅清松也並未感覺輕鬆,按他的話說,“主要把總的方向把握好就行”,包括菜品質量、品類、送貨速度等。
 
“比以前更累了”,羅清松撓了撓頭。剛剛輕描淡寫說的總方向,正是線上賣菜的命門。
 
“線上賣菜和逛菜市場最大的不同是,消費者看不到菜品,最多只能看到圖片。精修的圖片往往會給使用者較大預期,對菜品質量就更高了。”
 
為實現菜品質量的管控,他每週有一半時間會到分店菜市檔口“巡邏”。沒去的分店,也會要求各加盟店店長線上回饋菜品情況,還建立起5、6個老用戶群,關注著顧客對菜品的評價。 
  
羅清松在其中一處店面檢查菜品質量。
 
如果發現有顧客差評,調查清楚後,會對相應門店進行警告或者罰款,“第一次警告並給顧客賠錢,第二次停業整頓,第三次就直接關店。” 羅清松很信奉“用戶體驗至上”的原則,這也是他認為“良廚生鮮”能實現快速成長的關鍵。
 
隨著線上買菜的普及,菜市場已從原來的熟客經濟轉向品牌化。以往線上下,買菜主要看熟人和價格,較少看品牌,買菜經驗不足的年輕人更是逛到哪裡就在哪裡買。但線上上,消費者不能親自挑選菜品,會更傾向於看品牌來做決策。
 
“好的品牌容易培養出用戶忠誠度,有些用戶線上買過還會回到線下光顧,相當
於線上業務反哺線下。 羅清松表示。 
 
理性看待最後一公里菜價,月入過萬是合理利潤
 
可能是生活節奏越來越快,越來越多人選擇線上賣菜了。
 
要知道一個菜攤,大多是夫妻兩人全年無休經營的,年收入在十萬元上下。杭州市農貿市場協會秘書長許柏齡說,蔬菜經營戶們一天工作十五六個小時,一年賺十萬元,人均五萬元,並不算高。

我們必須正視,菜販們也是這個城市的一員。在近江、朝暉等農貿市場,有的菜販在杭州已經賣了十多年菜。和杭州人一樣,他們面臨同樣的住房、生活壓力。

而賣菜是一份又髒又累的辛苦活,每天都要工作,大多城裡人不願意幹。以前菜販們的收入等同于農民工,只要維持基本生活。 

但“菜二代”的出現,意味著這個行業的人群已經成為城市不能缺少的一部分,蔬菜攤販這個行業也開始和其他行業一樣,追求更加合理的利潤率了。

儘管在這幾年裡,老付賣菜的收入漲了一倍不止,但這些年來,攤位費、進貨運輸成本、在城市的住房等生活成本也是年年看漲。而政府對菜販這個群體顯然缺乏足夠的關心,和其他從業者不同,菜販們在子女上學、看病、養老等許多社會公共服務上都缺乏基本保障...


 
上一頁
熱門文章
MONEY & YOU 40週年暨 華文MONEY & YOU 20週年年會
你們渴望學習的聲音,實踐家聽到了!!
決勝復旦大學,實踐家MINI-EMBA!! 全面打開企業家的前瞻視野!!
實踐家中橫徒步挑戰賽第五期!!熱烈招募中!!
DBS 創始人學院,2019全新3.0版正式推出
【人間福報專欄】林偉賢 像海洋般豐富的教育家
最新文章
新零售讓快消行業嘗到了甜頭
IPhone11發佈,你會買嗎?
茶飲市場沖出一隻“小鹿”,新生卻足夠生猛
MONEY & YOU 40週年暨 華文MONEY & YOU 20週年年會
刷屏的換臉軟件“Zao”要把自己“作”沒了
高德的轉型,阿裡的平衡術
BROWSING HISTORY
瀏覽過的商品
TOP